立即注册 登录
萧愚家庭教育网校 返回首页

宇轩妈06的个人空间 http://qqaaa.net/?1511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19-8-4 思维日课二 谈写作

已有 80 次阅读2019-8-12 20:56 |个人分类:综合语文课笔记

字体:
特朗斯特罗姆《果戈理》

The jacket threadbare as a wolf pack.
The face like a marble slab. 
Sitting in the circle of his letters in the grove that rustles with scorn and error, the heart blowing like a scrap of paper through the inhospitable passageways.

【汉译本.李笠版】  
  
   夹克破旧,像一群饿狼
   脸,像一块大理石片
   坐在信堆里,坐在
   嘲笑和过失喧嚣的林中。
   哦,心脏似一页纸吹过冷漠的过道


The sunset is now creeping like a fox over this country, igniting the grass in a mere moment. 
Space is full of horns and hooves underneath Gogol the barouche glides like a shadow between my father’s lit courtyards.
 
St. Petersburg on the same latitude as annihilation (did you see the beauty in the leaning tower) and around the ice-bound tenements floating like a jellyfish the poor man in his cloak.

此刻,落日像狐狸悄悄走过这片土地
   瞬息点燃荒草
   天空充满了蹄角,天空下
   影子般的马车
   穿过父亲灯火辉煌的庄园
   彼得堡和毁灭位于同一纬度
   (你从斜塔上看见)
   这身穿大衣的可怜虫
像海蜇在冰冻的街巷漂游

And here, enveloped in fasts, is the man who before was surrounded by the herds of laughter, but these have long since taken themselves to tracts far above the tree line.
 
Men’s unsteady tables.
 
Look outside, see how darkness burns hard a whole galaxy of souls.
Rise up then on your chariot of fire and leave the country!

这里,像往日被笑声的兽群围住
   他陷入饥饿的利爪
   但群兽早巳走出高出树木生长的地带
   人群摇晃的桌子
   看,外面,黑暗正烙着一条灵魂的银河
   登上你的火马车吧,离开这国家!

http://qqaaa.net/thread-31355-1-1.html 更多译本可以看本帖。

下面我们分析一下这首诗。

夹克破旧得像一群饿狼
这个比喻我们想象一下。饿狼是什么特点?怎么跟破夹克发生了联系?  

而且是一群饿狼。

我脑子里出现的画面是这样,狼群首先是灰色的,暗黑的,其次饿狼呲牙咧嘴的。。这么一想,那夹克的形象就出来了。。灰色,破旧,同时呲牙咧嘴,很可能有一些绽破的地方。。

脸,像一块大理石片

大理石片又是怎样的?此处又需要调动想象力。

你可能第一印象是光滑。但是,按小情绪服从大情绪,此处的脸,应该是负面的。跟破旧夹克应该是一体的。


大理石,除了光滑还有一个特性。就是文路斑驳。所以此处应是正解。就是这脸纹路斑驳。

我们的收获是什么?

这些比喻我们自己也可以创造。你得发挥想象力。你写人的时候,不要整天套用那些好词好句。你自己也是可以创造的。

当然,你也可以引用。比如你也写一个人的落魄。可以这么写:这人穿着一件破夹克,让我想起特罗姆的那句诗:像一群饿狼。

又旧又破,几个呲牙咧嘴的洞若隐若现。

为什么我在引用的同时还要加上解释?其实暗合了15%原则。像一群饿狼。这是一个新奇的信息点。但读者有点费解。此时我补充更多信息进入,读者的焦虑缓解。而且读者可以从中学到东西。原来破外套可以用一群饿狼形容啊。

回到前面讲的,有人批评黄庭坚的诗精深到费解。那特罗姆的诗不更费解?为什么得诺贝尔奖?

这就看写诗的出发点,立场。

如果是给专业读者写的,就是要故意费解。让你去破解。你的乐趣就在破解的过程中产生。悬疑小说不就是这样吗?太直白没人看。

如果是给普通读者写的。过于费解就不应该了。那会失去读者。

所以对黄庭坚的批评,对一半错一半。也许黄庭坚就是写给专业读者的。

所以我们评价任何东西的时候,都不能只站在自己立场上。你不喜欢的东西,未必人家不喜欢。你不懂,未必人家不懂。

我一直纳闷的是,为什么臭豆腐会有人喜欢?

各花入各眼,只能说你少见多怪。

接着看。

 坐在信堆里,坐在
 嘲笑和过失喧嚣的林中。
 哦,心脏似一页纸吹过冷漠的过道

这段继续写落魄。

信堆应该是退稿信。被人鄙视嘲笑容易理解。关键是这个error 错误 指的是什么?

这个词应该有多重含义。首先是手稿里被人指摘的那个错误,其次是自我怀疑,是否选择了错误的路。再次是反诘:退稿是否是一个错误。

委屈,自我怀疑,彷徨犹豫,都在这个词里了。

心脏似一页纸

一种孤立而无助的状态。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无所依托,身世飘零。落魄到极点。

此刻,落日像狐狸悄悄走过这片土地
   瞬息点燃荒草
   天空充满了蹄角,天空下
   影子般的马车
   穿过父亲灯火辉煌的庄园

这段明显很明亮,与前面的灰色落魄对比。

这是在回忆童年的美好。

落日像狐狸,为何像狐狸?

我们运用一下想象力,会发现非常绝妙。

狐狸除了走路轻悄悄,还有它的颜色。


那颜色跟晚霞的颜色颇有重合。

瞬息点燃荒草。

 洒在草地上,像着火一样。

天空充满了蹄角


我们看云的时候,会发现有时候像骆驼,有时候像马之类。此时云雾翻腾,各种形状。
同时这里也有呼应。这里是食草动物的天下,与前面的狼群对比。

童年的生活是平和的,美好的,与成年后的落魄形成对比。

     影子般的马车
   穿过父亲灯火辉煌的庄园

继续讲童年的美好,富裕。

    圣彼得堡与毁灭处于同一纬度
    (你看见那斜塔上的美人吗?)
   在冰封的居民区周围,穿斗篷的穷人
    像一朵水母漂浮。

斜塔上的美人指女妖。


星巴克标志就是这个女妖。

这个女妖叫塞壬Siren,形象是双尾美人鱼。她拥有天籁般的歌喉,常用歌声诱惑过路的航海者而使航船触礁沉没,船员则成为塞壬的腹中餐。

这段急转直下。写果戈里所处的圣彼得堡的情况。也是他落魄的原因。

穷人像水母。这又是一个新奇的比喻,何解?

穿斗篷的穷人

水母是那种鼓鼓的感觉,斗篷被风吹的时候,是这个样子。所以这里暗指寒风凛冽。

呼应前面的冰封。

圣彼得堡像一艘大船那样航行,此时海妖的歌声已经传来,离毁灭只有一步之遥。城市里的穷人,在冰封中蹒跚前行,寒风刺骨,把斗篷吹起。

一种压迫,令人窒息的感觉。

这里,那守斋人曾被欢笑的牲口包围,
   而它们早就去往树线以上的远方。
   人类摇晃的桌子。
   看外边,黑暗怎样焊住灵魂的银河。
   快乘上你的火焰马车离开这国度!

守斋人是指果戈里。

果戈里晚期被一个神父说服,放弃文学,献身上帝。他焚烧了《死灵魂》第二卷的手稿,在封斋期以常人忍受不了的方式守斋,每天只吃几调羹燕麦糊和一片面包。夜里,为了不让自己做梦,他努力克制自己不睡觉。守斋的结果接踵而至,他终于大病一场。于1852年3月4日溘然长逝,终年43岁。  

欢笑的牲口,应该是指那些迫害果戈里的权贵。

它们早就去往树线以上的远方。指他们给自己找的安乐窝吧。此处充满苦难,而他们继续享乐。

果戈里的《钦差大臣》和《死魂灵》,主要是讽刺这些人。

后面两句是讲诗人的一种期望,期望他能逃离这个摇摇欲坠要毁灭的国家。
人类摇晃的桌子。==摇摇欲坠。。

总结一下,第一段讲落魄贫困的状态。第二段讲回忆。第三段讲整个国家濒临毁灭。第四段讲果戈里被社会围困,挤压,焊住,希望他能逃离。

这首诗可以让我们领略语言的魅力。饿狼,狐狸,水母的比喻,让人惊叹。

还有一些意味深长的小词,比如error,结尾处的burns hard,这个词北岛翻译成焊住。大致是那种感觉。灵魂被黑暗焊住。先用火烤,然后焊住。

仔细想想,确实形象无比。

火烤,是那种攻击。焊住,是让你闭嘴。先是攻击,然后是让你闭嘴。最后他们达到目的了。果戈里烧了手稿,放弃文学。

神父只是起了催化作用,果戈里的放弃,更多是因为现实对他的挤压,让他无法承受。

burn hard,无与伦比的用词。

我们现在只是粗线条的分析。如果细究,一定还会有许多发现。《果戈里》这首诗比《树和天空》更经典。这首诗可以让我们明白,他为何能得到诺奖。

给孩子的启发,应该是大胆运用自己的想象,去造出精彩的比喻。

果戈理不承认灵感可以消极地等到,他认为每天必须不间断地工作。他对一个朋友说道:"写东西的人不能放下笔,就像画家不能放下画笔一样,每天必须得写点什么。要把手训练得完全听从思想。"他还不止一次地对另一个作家说道:

"写呀,哪怕给自己立一个每天强迫自己坐在写字台前两小时的规矩也行呀。"

"可要写不出来怎么办?"对方回答说。

"没关系。你就拿起笔写道:‘今天不知道我为什么写不出来。‘‘今天不知道我为什么写不出来。‘‘今天不知道我为什么写不出来。‘这样写腻了就写出来了。"

怎么看果戈里这个创作观点?

有个成语叫做守株待兔。果戈里反对的是守株待兔。

有些人确实有这种心态。写不出来,就说没灵感,然后说,等灵感来了再写吧。

这是一种守株待兔的心态。

虽然灵感经常突然发生。但是,你如果在那里一味等,反而等不来。

或者,你得等到猴年马月才来。兔子撞到你怀里的几率太小。

灵感这东西,你不要去想。你就勤奋工作。或者积累,或者写作。总之不要去想什么灵感。你勤奋工作之后。哪天去休息一下,洗个澡,散个步,没准灵感就突然来了。

你总想他反而不来,你不想反而来了。就像荀子讲的那个找针一样,你刻意找怎么都找不到,不经意间可能就找到了。

这个故事很有用。用在恒心vs虚浮的代码。

王七是反例,守株待兔是反例。不想勤奋工作,总想天下掉馅饼。

果戈里是有名的"笔记迷"。他有一本厚达490页的大型记事簿,名为《万宝全书》,实际上是搜集创作素材的笔记本,里面有天文地理、民族风情、贫民生活、趣闻轶事……内容极为丰富。出门时,他常带个袖珍笔记本,随时随地把自己的观察和感受记录下来。

果戈理非常喜欢旅行,旅途对他永远是医治百病的灵丹妙药。旅途使他能产生新的构思。他在致舍维廖夫的信中写道:"内容通常都是在旅途中展现出来并进入我脑海中;全部情节几乎都是在旅途中打好腹稿的。"

这么全面看,果戈里是积累、写作与旅途相结合的方式来写作。他不是一味埋头在那里写。

散步和旅行,会激发灵感,但这个灵感往往是比较粗的框架。还有大量灵感是写作过程中得来的。有时候我自己写作的时候,写着写着就会有新发现。


下面讲讲《死魂灵》这个小说。跟教育还颇有关联。

小说主人公乞乞科夫。他从小的家教是:
顶要紧的是一分一分地省钱、攒钱:这东西比世界上什么都可靠。同学、朋友会骗你,遇到灾难会头一个出卖你,而钱这东西不会出卖你……有了钱,世界上没有做不到的事,没有穿不透的墙。

父亲说:“你听着,……最要紧的是要博得你的上头和教师的欢心。只要和你的上头弄好,那么,即使你生来没有才能,学问不大长进,也都不打紧;你会赛过你所有的同学的。不要多交朋友;他们不会给你多大好处的;如果要交,那就拣一拣,要拣有钱有势的来做朋友,好帮帮你的忙,这才有用处。不要乱花钱,滥请客,倒要使别人请你吃,替你花;但顶要紧的是:省钱,积钱,世界上的什么东西都可以不要,这却不能不要。……只要有钱,你想怎样就怎样,什么都办得到,什么都做得成。”

认知基础决定思维方式。思维方式决定行为。

因此,乞乞科夫在学生时代,就显出惊人的积钱本领。他常搞些小玩意儿,高价卖给同学。他巴结教师,暗中告同学的密。毕业时竟获得了优等文凭。

工作后,乞乞科夫开始当一个小职员。为了向上爬,讨好股长的女儿。那儿女很丑,脸像碾过的豌豆。
他创造机会接近她,后来像未过门的女婿一样,住在股长家里。
帮股长处理家务,甚至把股长叫爸爸。经过一连串忽悠。乞乞科夫当上了股长。
然后马上把“爸爸”踢开。 
也再也不提结婚的事情。
现在看,这是一个典型的渣男。
后来他发现了一个赚钱点子。

俄国每十年进行人口调查一次。两次人口普查间隔十年,这里有个漏洞。如果十年间农奴死了,名字并不会注销,所以在法律上仍被看做活人。乞乞科夫要购买的便是这种名存实亡的农奴——死魂灵。然后,他在南方买一块荒地,以移民为借口,把收买的死农奴当作活人“移到”荒地上,造好一分地主的产业册。他把这份产业册向救济局抵押,可以牟取高额的押金(当时一千个农奴可抵押二十万卢布)。乞乞科夫骗取了押金,便可逃往国外,过安乐公的日子。

这其实不是赚钱点子,而是一个诈骗犯罪的方案。
后来计划失败,他逃之夭夭。

要特别注意防范这种渣男。这种人今天也很多。因为背后的人生观、价值观并没有消失。

这个价值观就是金钱至上,为了金钱可以不择手段。我们常说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个还是比较温和的说法。乞乞科夫这种直接就是寡廉鲜耻的人渣了。

不仅女生要注意防范,男生也要注意。前段讲的女博士,同时祸害了几个人。那人就是不择手段利用别人,来谋取私利。

再从政治的角度讲讲果戈里。
果戈里相当于改良派,他虽然对现实不满,讽刺现实,但他不想推翻沙皇。只希望改革。

车尔尼雪夫斯基则是革命派,他写过长篇小说《怎么办?》。

车尔尼雪夫斯基名言:
啊,有修养的人多快乐!甚至别人觉得是牺牲的事,他也会感到满意、快乐;他的心随时都在欢跃,他有说不尽的欢乐!

这个意思我昨天文章里表达过,最重要的,是发现那个正确积累的路径,然后义无反顾下苦功。
这种所谓的苦功并不苦。真正的苦是那种没有目标,漫无目的的闲逛。

这个下苦功,屏蔽的是那种浅层次的快乐。
 收获的是深层次的喜悦。
 伴随这深层次喜悦的,还有额外的奖赏。
 就是马未都所讲:“如果有一天开窍,会一通百通”。

乞乞科夫金钱观跟社会的畸形也有关系。
社会是劣币淘汰良币。价值观也是这样。
我上学以及工作的那段时间,正是“傻子”被批量淘汰的阶段。
这种“傻子”就是道德感比较强,做事情不越雷池一步,希望通过勤劳努力来改变命运。
这块大学不是净土但相对好一些,就不讲了。

我面试的第一个单位,直接问你是谁推荐的。参加工作后,局长一抽屉条子给我看。

这样的环境下,“傻子”被淘汰了,剩下的就是精明人,乞乞科夫这样的价值观就有了市场。

但是当代社会的一个好处,就是另一种力量也在崛起。自由的市场经济,让人们可以通过市场博弈来实现价值。

这是一个相对公平的领域,你有真本事,能创造价值,就有机会。
而不是像过去那样,成功只能依托于体制,靠往上爬。
所以现在社会是一种泾渭分明的二元结构。各玩各的。
乞乞科夫这类人肯定还大量存在着。因为不择手段向上爬还是一些人的立身之本。

如果你不欣赏这样的价值观,又想经济上富裕。就得避免进入那样的环境,靠真本事获得一席之地。
但在果戈里的时代,没有其他出路,所以很多正直的人感到绝望。
当时是1840年左右,正是中国鸦片战争时期。俄罗斯的情况跟中国一样糟糕。
都处于历史转折期,大家都在寻找出路。


果戈里这部分素材怎么用?
他积累素材,勤奋写作这块,可以围绕底层代码:恒心vs虚浮,下苦功vs虚浮来使用。
乞乞科夫的人生观,价值观,可以围绕底层代码:亲君子远小人,道义vs私利来使用。

《果戈里》这首诗,重点学习比喻的用法。自己也要大胆想象,大胆创造。

上面的用法只是提示,先埋下一个种子。肯定还有其他用法,等灵感来了再说。

一个素材的使用,有一些是针对具体目标的,比如应试,写作,还有一个是针对长线目标的,就是自我的修身。网校素材永远有这两个方面的作用,不能只看到一面。

2019年苏州市中考作文题目: 

太阳是明亮的温暖的,在海边、在故乡、在家里的院子里,我们都能看到太阳。太阳是奉献,太阳是爱,请以“我在__看太阳”为题写一篇文章。
根据提示,横线应该填地点而不是时间。主题,跟奉献和爱有一些关系。

我们昨天讲了梅尧臣的诗,鲁山山行

宋:梅尧臣

适与野情惬,千山高复低。
好峰随处改,幽径独行迷。
霜落熊升树,林空鹿饮溪。
人家在何许?云外一声鸡。

怎么把这首诗用上?
我在X山看太阳
开始可以写野趣。然后遇到了困顿,此时发现了一户人家。远远听到鸡鸣。
这户人家对待我们很热情,淳朴善良真挚。

跟太阳怎么关联?
开始可以写实体的太阳。野外的太阳。此时是不是可以把柳林风声的一些描写也加进来?
初夏的一个早晨,阳光明媚。河岸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河水像往日一样流淌。火热的太阳,像是用无形的绳子,拽着所有绿色的植物,从泥土里茂盛挺拔地向上生长。
还有《家乡的小河》,早晨写到晚上,太阳的各种表现。

这是实体的太阳。然后还有一个非实体的太阳。这个是友谊,爱等。
山里这户人家,暖暖的,也像太阳一样。
甚至可以把我今天讲的内容也加上。开始我们对这户人家充满了怀疑。因为道听途说,山里人的淳朴早就不见了,代之以乞乞科夫式的唯利是图。

所以利用这几天的积累,这作文不难写出来。想象力和灵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得积累。我提示了这么多,也许你可以试着自己写写,也利用上自己的积累。

前面这个题目的写法,是野趣+温情的思路。还有没有其他思路?乌鸦男孩可以否?
把风筝情思的风筝,换成太阳,不就可以了吗?
新来的同学请注意,我提到的任何作品,比如风筝情思,家乡的小河,网校一定都有。可以自己搜,我就不重复讲了。

我从外地来到这个新环境,感到孤独,难以融入(注意不一定非要写自卑)。所以我经常一个人去操场看太阳。这个太阳可以给我心理带来慰藉。
后来,某个同学或者老师或者其他人,总之是可以带来温情的,陪我一起看。跟我谈心。
这个太阳,应该是落日。你所在的学校,可以是那种农村的,有小河(这样可以把小河的写景融入)。。
那就不是操场上看了,是河边看。
乌鸦男孩模式,注意不是非得写自卑。最好也要写出独特的东西。否则太多人写自卑,容易变成套路。网校的影响力,有可能会超出我的想象。我们还是要注意一些。

我讲乌鸦男孩比较多,不是非要你局限于这个。而是举例方便。网校底层代码几百个,你可以写的角度非常多。
比如前面讲的山里人家,不就可以用上道义vs私利吗?

网校的小朋友,先写好趣作文。趣作文是后面作文的基础。比如野趣+温情+道义vs私利,底子是趣作文的趣。
趣+情+理,这是一个写作的模式。跟乌鸦男孩的模式不大一样。乌鸦男孩更强调叙事。
趣+情+理比较典型的是《神奇的窗子》。童趣+隔代亲情+乡村淳朴
《树真好》也沾边。
更多的是唐诗了,几乎俯拾皆是。
好,换个话题,继续讲讲梅尧臣。

朱熹评价梅尧臣:“梅圣俞诗,不是平淡,乃是枯槁。”袁枚添油加醋:何也?欠精深故也。我找了一首诗,确实读起来有些枯槁。

《陶者》

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
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

鳞鳞:鳞状物。屋瓦层层叠叠有点像鳞。

这首诗的问题是太直白了。没有诗的味道。前面那首鲁山山行绝对谈不上枯槁。
而且这首诗的意思也不是独创。

蚕妇 
 昨日入城市, 归来泪满巾。
 遍身罗绮者, 不是养蚕人。

我们写作文,也要防止枯槁。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萧愚家庭教育网校

GMT+8, 2019-8-21 11: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站长论坛

返回顶部